为什么商务演讲不是口才学?

Nospeaking

在商务演讲课程的介绍资料中,我从来不往里面加入“帮助您提升口才”这样的说法。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口才是一个模糊的定义,同时也比较依赖天份,不太容易提升;另一方面,“口才学”片面的强调了说的能力,忽略了沟通的成效。还有,口才总是和话术、辩术、骗术、成功学、强势推销搅和在一起。所以,我的课程必定是要与这些东西划定边界的。

常常接触那些安静的经理人和内敛的工程师,并对他们格外留意。一方面想知道他们有多想提升演讲的能力,另一方面也想知道我的方法和工具对他们是否有用。有时机会恰当,他们也会跟我吐露心声,说他们很想提升这个技能,可是不太容易找到合适自己的课程。一问下去,他们通常会多少接触了一下“口才课程”和练习胆量的“演讲训练班”,并由此在口才、演讲这些训练面前产生拒绝的心态,谈话中他们甚至对这些给出不屑的神情。

一位叫LT的产品经理跟我说:“我可学不来他们(口才班)的那套本领,而且我认为,我自己‘开发’的这套方法比他们的更有效果(笑)。…… 我带团队,希望自己的团队离那种‘范儿’最好远一点。其实,我们都有点瞧不起那种咄咄逼人和滔滔不绝的说话…… 我们干吗要学那种东西!”

为什么经理人和工程师不愿意接受口才培训?

本质上讲,良好的演讲,基于良好的思考。传统的演讲课程核心是口才的训练,重视讲,但缺乏训练思考的内容,教学也没有使用思辨的方法。同时,传统口才训练指向的成果,也通常是滔滔不绝、气贯长虹、气势磅礴等等。这是成功学的套路,并不符合现在商务场合中的沟通特征。这种口才课程,从气质上疏远了商务人士。

此外,传统的口才课程重视单向的宣讲,但单向的宣讲无法达成有效的沟通。

不论肢体语言的塑造,还是克服临场的紧张焦虑,甚至是潜词造句和调整声线,这些事情都是关注演讲者本人。演讲的真正意义并不是不只在乎讲者自己如何如何,它的基本目标和初衷,都是要为听众带来一些什么样的价值,扩展他们的视野或改变他们的一些想法。从这个角度看,演讲者的注意力和精力的投向目标,都应该指向听众那边。

如果一个人在演讲的时候只想着自己,他不太可能产生真正的沟通效力。都说“听众很重要”,可是却很少有人真正把听众放在心上。都说顾客导向,可是销售员的演示演讲都做成了“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口才学中的一些练习胆量的方法,恰恰都是不去理会别人的看法的方法,比如很多的自我心理暗示:听众和这个演讲都是小菜一碟等等。心里想着打动听众的战略,台上却实行着故意不重视听众的战术,这将讲者陷入一个巨大的矛盾之中。我不知道一个商务演讲如何才能在这个矛盾当中顺利前行并取得成效。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初级阶段的训练而已,他们跨过了这个台阶,就会进入尊重和理解听众的阶段。” 我对此感到怀疑,因为我的确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同理心和利他心是一种失去难以找回的心态,强势的口才训练结果是一系列的演讲套路,这个套路一旦上身,就会排斥和抑制同理心和利他心。

其实,培训师本身就是演讲的学习者和实践者。口才学的不良风气和做派也在影响着培训师,至少你不能视而不见。

有人说:“培训师在讲好课程之前,都致力于耐心学习哄骗学员的技术。而课程讲好之后,就开始尝试接受哄骗自己的习惯。” 这不仅仅是一句调侃,而是对培训界现状的一种讥讽。

初入培训界的时候,每堂课下来,我都要安静的想想怎么讲才更好,那时心很定。后来掌声和评分表一路报喜的时候,我反而不安起来。难道这门课真的这么有用?很质疑。

这就说到了我怎么定义和发展自己的课程。我本身不具备成为一个口才大师的天份,心里也没有这样的意愿。我更在乎在商业和工作环境中,人们如何表达顺畅、陈述有理、互通有无。下面这段话,我已经记不得是自己写的,还是摘录某位让我有同感的前辈了。分享并自勉:

如果失去了客观看待自己那门功课的态度,就会被不恰当的情感驱使着说出荒唐的话。当然,他们当中也有沉醉于幻象当中不能自拔的。这缘于每个学科中不乏有人早已生硬编织出的许多脉络和玄妙的机理(事实上这并不是很难),于是培训界最大的风险出现了,培训师真有被弄得颠颠狂狂之乎者也了。也恰恰从这一天开始,他就在搭建困囿自己的围墙了。我们就很难再看到他有什么新鲜和开阔的见解了,他们变得酸腐又保守,敏感又固执。

关于Gary Yang

商务演讲教练,自由培训师。
此条目发表在培训与教练, 演示与演讲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为什么商务演讲不是口才学?》有 1 条评论

  1. 七零后CFO说:

    这样定义非常客观,反感各种“*****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