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保持『原生态』吗?

Mb03775204

春季在北京的时候,给QCon大会的讲师们做了第一次辅导——『大场公众演讲 Winning Keynote』。课后,大家在网上交流这次培训的感受。在众多的讨论当中我听到一个特别的声音,那是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那位先生没参加当天的课程,他以旁观者的角度问了一句:

『如果保持演讲者本真的原生状态不也很好吗?』

对于演讲培训课程,我听到过各种质疑的想法。这些质疑多数误以为:演讲训练课是『打鸡血』或者『成功学』那个路子的口才训练班。这样的质疑比较好回应,或者他来体验一下我的课程,就知道这不是『打鸡血』。但是这位先生的观点不同一般,它非常有价值 —— 保持讲者的『原生态,不去人为地改变讲者状态,不是更好吗?

这个问题触及到了演讲培训的基本动机。提出这个问题的先生显然站在一个更人性化和更有深度的视角来看待演讲这件事了。

的确,我们能接受甚至喜爱各种原生态的东西,包括:原生态的音乐、原生态的艺术、原生态的饮食…… 我们为什么不保持演讲者的原生态呢?讲者的台上紧张、各种瑕疵,不是更能体现他的真实特征吗?这种真实的状态不是应该得到听众的认同和理解吗?

我再一次思考为什么要开设这个课程?(其实我思考它不知有多少遍了,但是还觉得不够)它究竟给学员们带来了什么?这个问题深化了我对Presentation这件事情的思考。

1. 演讲这种行为,并没有所谓的『原生态』。

一个商务或职业环境中的成年人,不管是经理人,还是工程师和销售顾问,他们正在做的Presentation并不是原生态。走上台来面对多人,不论他怎么表达和演讲,不管是淡定自如还是晕头转向,那都是他过往经历和思想的综合表现。那一刻,所有的语气、肢体语言、幻灯片、观点、态度,都是他生活和工作的积累和沉淀。

也就是说,这个表现多数是后天性的。包括他主动习得的部分,和被动和不自觉形成的部分。

2. 演讲培训,要做减法。

演讲培训中最重要的部分,不是要求一个讲者如何如何做某件他没做过的事——他没做过的动作、没思考过的视角。而恰恰相反,我们提倡讲者先『做减法』:去掉不必要的肢体小动作,去掉对某些事的担心和焦虑、简化并因此能突出你的观点、把幻灯片也做得更简洁一些…… 整件事情,差不多都围绕着去掉和简化来展开,即『做减法』。

我们发现演讲力成长最快的人,并不是对新东西最敏感的人,而是有高度的自省和内视的人。这种自省主要用于为自己做减法。

3. 即使做加法,也要因人而异。

每个教练都会有好用的技巧和方法,值得学员虚心学习并习得。这部分的确是要『做加法』,即在学习者的心智和习惯上增加一些他本不具备的东西。不过,一个好教练一定要因材施教,要考虑学员的个性和基础。

比如:一个资深IT工程师、一位金融分析师、一位国企中层干部,他们都可能想要提升演讲能力。但是我们知道他们对演讲这件事情的态度和理解视角有不同之处,能力基础也有所不同。所以教学过程中决不能把他们教成统一的模式,都变成统一的范式。事实上,演讲是软性能力,它没有公式。

* * *

归根结底,希望演讲者保持『原生态』的想法,是出于一种担心。担心教练为学生『呆板地规范了』某些做法,『故意地矫饰了』讲者的表现,为他们『生硬地嫁接了』不符合他本性的特征。这也的确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来,以练『口才』为主的教学方法的问题。『口才学』这已经严重不能符合当下商务世界中的需要了。那么作为教练,也要自省。

教练和讲师要为学生提出有效的基本原则、可参考的经验和体验、好用的工具、多样的策略,还有符合不同个性的思路和表现方法。

 

关于Gary Yang

商务演讲教练,自由培训师。
此条目发表在培训与教练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可以保持『原生态』吗?》有 4 条评论

  1. 夏天说:

    ‘原生态’万物的本真,人的随性状态,很喜欢,也在很多场合很多事物上想要回归的境界估计大家都很难有勇气去探究,杨老师很敏感的捕捉到了这个话题,特别喜欢你的解答,原来演讲本身不是原生态的事物。

  2. 走,我们去飞说:

    一个人的经历所表现出来的本身就是原生态的东西,只是对于演讲者而言,这需要改变,那需要改变或者其改变的原因在于他所经历的较少,应该改变! 读了此文,感受很多!期待着老师有更多的文章分享,谢谢!

  3. zhihui说:

    看似很简单的一句话,或许都能给人以启发,支持一小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