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的道德问题

Speech

一年来,我接到不少TED-like演讲辅导的邀请。以至于时间表太满,要推掉一些。辅导和课程的不同之处在于:辅导是任务导向的;课程是能力导向的。前者与经理人共同解决一个真实的演讲挑战;后者需要学员自己还原到具体场景中去运用。

在中国最具创新能力的公司中,对提升Presentation需求很强烈。概括的说,有三种需要:1)清晰有力表达个性化观点;2)将切身经验演绎为动人故事;3)做时尚的强仪式感的演讲呈现。

* * *

说这个事,并非自夸这个学科和能力有多重要。相反,我在反思。演讲,本质上的欲求,是要在沟通中走捷径。我的很多工作,都是帮助经理人走这个捷径。

在此时代巨大信息量面前,要让自己的信息突围,难免过度简化和故作强烈。宁可损失一些客观性,也要自己的信息变得卓尔不同。这是走捷径必然的做法。

此外,演讲走的是即时的、情绪的、第一反应的、感官的、冲动的这条路。它的做法是尽量利用丹尼尔·卡尼曼(《快思慢想》一书的作者)所说的“人的系统1”。(无意识的“系统1”依赖情感、记忆和经验迅速作出判断,它见闻广博,使我们能够迅速对眼前的情况作出反应。但系统1也很容易上当,它固守“眼见即为事实”的原则,任由损失厌恶和乐观偏见之类的错觉引导我们作出错误的选择。)

所以,我很敬佩约翰·哈斯林(John Hasling) 在他的书《演讲力:从听众出发》一开篇就谈演讲的道德问题。这是真正专家在了解这一行当的本质之后,找到的重点和他的专业使命。可惜,新东方的王强作序,他大概没看或者根本就没看懂作者的想法,从口才和话术的级别谈了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事。这个序言的写作质量,代表了很多商人没有明白演讲这个技能的内在的矛盾性。

要说与其他演讲教练相比,我哪方面更强点,大概是我对演讲的负面特质更敏感和小心。虽然在辅导经理人的时候,我不会说这些,但因为我此前心里对此估量过,所以,辅导方法上会有所不同。简单地说,我并不激进地去鼓舞经理人学习演讲,不说会演讲的人有多牛。“振臂一呼,应者云集,舌战群儒……”,这些,都有那么一丁点的不道德,对吗?


关于Gary Yang

商务演讲教练,自由培训师。
此条目发表在培训与教练, 演示与演讲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