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一个人的朝圣》

Cf5329900be2d79400b12de09b683fd9

你还以为走路是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情呢,
这些原本是本能的事情,实际上做起来有多困难,
而吃,吃也是一样的。
说话也是。
还有爱。
这些东西都可以很难。

这本书讲了一个叫哈罗德的退休老头,从南往北走了大半个英国的故事。他可不是旅游,而是步行去探望一个临终的朋友。他用了87天,走了627英里。

有人说这个故事沉闷。可我看的如痴如醉,整个夏天和秋天,看了好几遍。最先买Kindle版,然后在清华大学旁边的“万圣书园”买了平装书。在宁波机场见到出了精装书,再买。

也许是因为7月刚刚从英国旅行回来,书中从英国南部到北部的描写,引出我脑海中旅行中的回忆:

大海已经被远远地抛在身后,面前是延绵的小山和达特姆尔高原的蓝绿色轮廓。高原那边呢?是布拉克山脉,然后是门迪普小丘、马尔文丘陵、奔宁山脉、约克郡谷、哲维山,再过去就是特威德河边的贝里克郡了。

不,虽然这些景物很好,却不是我喜欢这个故事的原因。

故事悠缓绵长,逐次推进,最终揭示哈罗德长途步行的真相。正是因为这个悠缓的节奏,有人觉得作者行文沉闷了。可是,到底是沉闷还是悠然,并不在于速度,而在于故事涉历事件的密度和意义。《速度与激情》那样的东西够快了吧,不是照样沉闷吗?

故事的尾声,我们全部理解了哈罗德。那么,再一遍遍读它的理由又是什么呢?是欣赏作者Rachel Joyce的温和文笔吗?还是领略英国的景色?还是回顾哈罗德一路上遇上的各色人物?

我觉得故事最有价值的部分,并不是揭示哈罗德远行的初衷和理由。相对如此艰苦的跋涉而言,最初的目标——去看望临终的朋友——这个目标不是最重要的。其实,主人公自己从来都没说过这个目标有多重要。

那什么才重要?

如果你的人生中,一个人经历过一段孤独又艰难的时光,恰好你又有点敏感和害羞,那么你就更容易体会哈罗德的感受。

……哈罗德吃了一惊。这些日子以来他已经建立了一种内在的节奏,城市里的喧嚣仿佛要将这种节奏打乱推翻。在开阔的天地间,哈罗德又舒服又安全,一切适得其所,他感觉自己成了某些伟大东西的一部分,再不仅仅是哈罗德。

我们需要一个过程。我们生活在一个过程当中。

……那里有如此多事情在发生,如此多生命在忙碌、受苦、奋斗,全然不知在这座小小的山上,有一个他坐着,静静眺望。又一次,他觉得自己超然物外,又是眼前世界的一部分,既和他们又千丝万缕的联系,又不过是个匆匆过客。哈罗德开始明白这也是他旅程的真谛。他既是一个伟大过程的一部分,又不属于这个伟大的事物。

 不过,这段文字出现在整本书三分之二的位置。既然哈罗德已经明白了真谛,那为什么后面的故事还有那么长?后面还有什么?

如果你经历过这样的人生,你的一切行为都显得渺小且毫无价值,整个人被扔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你发现自己设定的目标遥不可及,甚至连目标的意义也变得缥缈虚无;或者你已经无法回头,只能孤注一掷,朝着一个看似荒谬的终点走去……

如果你经历过这样的人生,你就知道,哈罗德的旅程为什么被中文版翻译成了“朝圣”。

 

 

关于Gary Yang

商务演讲教练,自由培训师。
此条目发表在阅读与荐书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